由下雪想起

其實雪已經走了好幾天

現在才醒起來講
那晚我就隱約感覺滴滴答答的打在手上很冰
像小時候菜園裏芥菜葉裏結的雪那麼冰
隔壁家的大姐問我過年回不回家
我笑着說當然
後來
打了電話給媽媽
媽媽說家裡早些天已經飄了些小雪

那晚 去喂貓的時候 倒垃圾的阿姨用粵語和我說了很多話
那晚 有點失眠 不是因為冷

不知道為什麼
想起張岱的《湖心亭看雪》
現在越看越覺得有味道
或許真的是老了

崇禎五年十二月,余住西湖。大雪三日,湖中人鳥聲俱絕。

是日,更定矣,余拏一小舟,擁毳衣、爐火,獨往湖心亭看雪。霧凇沆碭,天與雲、與山、與水,上下一白。湖上影子,惟長堤一痕、湖心亭一點,與余舟一芥,舟中人兩三粒而已。

到亭上,有兩人鋪氈對坐,一童子燒酒,爐正沸。見余大喜,曰:「湖中焉得更有此人!」拉余同飲,余強飲三大白而別。問其姓氏,是金陵人,客此。

及下船,舟子喃喃曰:「莫說相公痴,更有痴似相公者。」

或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