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前三個夢

午前三個夢

20150507 am11:47 之前
醒起時眼角都有點矯情潤

//路過
路過雨後江邊幾近被全拆的舊巷子,巷口立着一塊巷名的石碑朦朧月色下甚是清涼,行人個個匆匆形色,卻沒人在意初升的月亮。
想起fm100以前提過這條巷子,於是給他發了條短信,說,這裡熙攘人群可能不會太久了。信息發出之後才發現號碼是舊號碼,這些念想只能放空了。
隔壁街道也在補補挖挖,又是商業街又是寺廟還有未來的大廣場。但與我都無關。

//摸魚
龍門,村子的後山,滿是板栗樹,初夏的午後綠得清涼的一片片延伸到山腳,溪水淅瀝淅瀝的流,那座山後不遠便是家。剛放學的模樣,根本就沒想着要回家。溪水石子下摸魚抓蝦,涼透心的舒服。

//火車
不知為何上了這趟車,一點也不擠,兩個臨窗的位子都是我的,滿足的趴在窗口閉著眼睛。剛過一短隧道,進入一小鎮,玻璃窗外的玻璃窗里,你與同事正在給人授課,講得婉婉細緻。火車仿佛開進了慢動作和蒙太奇的時刻一樣,你那邊的一字一句我雖然聽不見,卻又逐幀的在我眼簾呈現。你回過頭望了一下這列火車,若有所想的和同時打了個手勢,自己站到一旁偷偷拿出手機打出了這麼幾個字:到哪兒了? 手機屏幕一閃,是的,收件人是我。頓了很久,我沒敢輸入任何字……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