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家的狗變瘦了

/我們家的狗變瘦了

那張明顯變瘦了的臉
在看著我的時候
依然是那麼親切的笑著
而且對我笑了兩下

 

/略醒了幾分鐘 之後

 

一舊時朋友帶著一個紀錄片攝制組來我家
圍牆外喊著我名字
狗象徵性的吠了幾聲

迎著客人進門之後 我端了壺水出來
“各位先喝點茶水,我忙會兒就來”

我順勢把左邊的大門給帶上
因為在曬穀場上老爸和隔壁大伯在等著我
我們還有很大的工程要做 — 清理便池

那些傢伙還真是閑不下來
見人就問 也不管是否臭氣沖天
”你們村子最早的那幾戶人家里,有個姓 易 的,你們知道嗎?”
”聽我爺爺那背好像講過,明朝下方邊疆的官的後代,民國時候舉家搬走北上了….”我爸說
”後來他們有回來過,只是那個年代你們都把他們的後人當反動派給趕走了。”
”村頭那三間茅草房…”

趕緊挖啊,要不什麼時候才弄完這裡
大伯催着我,還故意把那些稀里嘩啦的的往天上甩
那些傢伙很識時務的躲進了屋裏
如此才得以繼續着我們的工作

不知什麼時候小狗爬到了圍牆上
尾巴對着我們一直不停的搖
面向着西邊村口的方向

 

/最後引用一下老樹的畫和話
/“心怀虚无之念,万丈红尘潜行。平生安稳即好,不必妄自多情。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