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鮮公主

之前在douban上簡略的說了一下那個夢
不靠谱但很欣喜……梦到回家的不顺途中与一忍辱朝鲜族公主相惜,最后却无奈分离.虽然过程是那么美好….
現在再做點兒補充
算是一個小完結

06/04/2010 中午11點前後
熱得水都喝完了

回家,是因為端午或者別的某個特定節日,沿途有點挪威森林裏去直子療養院的感覺,寂靜、荒蕪,但又蠻舒服的那種。路上有好幾輛車不間斷的路過,可每次想打手勢或者招停都無果。步行久了,覺得微微有些疲憊。
一片松樹林旁,有一處仿佛很有歷史了的塌方面。
底下是一群大人和小孩在玩遊戲。其中就包括了ta,朝鮮公主。
確定ta是朝鮮公主是因為我被盛情要求一起加入他們的遊戲的時候,ta一直在我身旁,對我的眼神和話語有著些許的求救和無奈並且還伴有堅定信念的感覺在其中。身旁的其他人都是很有來頭的那一類,上檔的衣冠禽獸那一類。而他們卻只是想ta和他們一起開心的玩耍而已。其他的一律不管。
所有人都忽視(無視)我的存在,除了ta。
輕聲交談中我知道了ta是來這裡求救的,水深火熱的朝鮮正在等待這一群人的援助。可他們卻個個置若惘然般。
我更加不知道應該怎麼去幫助ta。特別是在面對ta那難以形容的眼神的時候。
……我拉著ta的手往林子外跑,一路不回頭的跑,直到一條小溪旁,我指著東北方,對ta說,回去吧,你在這裡不如你回去下決心做某件事好。遙遠的朝鮮需要你。
又是那種眼神,多了些許的激動和憐惜。我不敢再看ta的眼睛。
把ta推到小溪旁一個滑滑梯上,柔軟的一陣風吹過,ta滑了下去,“啊昵*****”不知道ta用朝鮮話說了什麼,但我好像感覺到一種前所未有的輕鬆。於是我忍不住的往小溪裏走,溪水慢慢漫過我的膝蓋、大腿、肚皮、胸口….很舒服很舒服。
祝福ta,那邊能好好的。

*多人玩的那個遊戲有點像丟手絹
*ta是清爽短髮
*我總有種和ta似曾相識的感覺

9 thoughts on “朝鮮公主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