棺材

2011 / 03 / 11 小朋友叫煮早餐叫醒了我 要不還會再討論下去吧

村裏的鄰居,住山腳下那家,他們在慶祝些什麼吧,叫上了一些村子裏的人來一起慶祝。
我去到的時候他們先是在討論說今年養的蠶蟲不如往年,蠶病的傳染和桑樹的不健壯等等。
這時,之前圍著一起聊天的人群漸漸散開,在他們的堂屋正中,兩個木凳上架起來一口黑得發亮的棺材。
沒錯,是棺材,看起來很沉很沉的那種。
應該是楠木做的,而我好像還能聞得到油漆和屋子裏沒完全燃燒的桐油的混合氣味。那種味道會讓人莫名的心情暗沉下來。我想不只是對我一個人這樣,很多人在聞到的時候也會那樣。

他們家上一回辦喪事還是在我小的時候,那位盲婆婆的去世。
這又是怎麼回事。我想不通。於是就乾脆不再去想。
身旁還有幾個人在聊養蠶的事兒。我覺得插不上話。自顧自的說:是不是我們這裡的棺材都是兩頭一樣大的長方體啊,很少見那種一頭大一頭小的棺材。

有人給我搭話了。是一個我不認識的外省人。我分辨不出是哪的口音。很含糊的我聽他說,稍微北方點的地兒擦是一頭大一頭小,南方的基本都是一樣的。還和我說,這是因為寬頭那邊是上半身,上半身的肩膀相對與下半身而言要款許多,等等。好像還提到了古時候的一些與迷信相關的事兒。其實聽著我有點兒迷糊。但不要緊,我能感受到那外省人的那種積極和友善。只是不知道要怎麼去搭話而已。

在我不知所措的時候,有人喊肚子餓了。然後我沒辦法的醒了。

——最近好多事發生。不禁的在心底暗暗祈禱。希望一切都好好的吧。

3 thoughts on “棺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