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羞草

再次看到這篇文章
有些欣喜和感慨
欣喜的是那份一如此前的自顧自仍在延續著
感慨的確是那麽多年了含羞草不知道還在否
含羞草
有時候,妳像是一顆含羞草,自己一人時自在又開懷,別人輕輕一觸卻立刻手足無措。
含羞草一樣的妳,處在人群之中常常會感到不安。所以,妳隨時隨地都戒備著別人,稍有風吹草動,妳就有封閉自己的准備動作。也因此,別人不經意的眼神或表情總是會令妳莫名其妙地感到受傷,妳總是懷疑那些眼神或表情裏有著對妳的敵意。
其實,妳只是遇見了另壹棵含羞草,那個“別人”也和妳壹樣,在人群之中也會感到不安,也會感到受傷。而他的眼神和表情,不過在風吹草動之中自我封閉的准備動作——那不是對妳的敵意,而是對他自己的不安。
所以人與人之間的冷淡往往是誤會,沒有誰故意傷害誰,只是一棵含羞草遇見了另一棵含羞草。

野百合
妳在一條野徑上走著,偶然邂逅了一株野生的百合。
野百合以壹種清雅的姿態,自顧自地綻放,自顧自地呼吸著她自身的冷香。
妳看著,感到一陣怅惘。妳想,這條野徑少有人行,若不是妳偶然經過,說不定這株百合將沒有被任何人發現,從開到謝,只是她自己壹生孤單地起落,再美再芳香,天地日夜都回應以沈默。
可是,這野生的百合卻是如此自在呢,她不因沒人看見,就減少了一分美麗。于是妳豁然開朗了。
妳又想,妳也該有這種野生的勇氣,在天與地和日與夜之間,自顧自地盛綻,自顧自地呼吸自身的香氣。就算沒人經過也沒人看見,但妳和天地日夜都知道,妳的美麗與芳香。
也像這株野百合一樣,妳的美麗與芳香不爲取悅偶然路過的人,只爲愛悅自己。

曾經出現在DUZHE上的一篇文章
那時是那麽的喜歡
那份感覺其實蠻好的 真的 不多不少的美好

One thought on “含羞草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