帶我去…

02.10.2009   11點的沒風扇的漆黑大廳的硬沙發上

他們答應要帶上我一起
去某個我暫時未知的遠方
在我家院口的小道前 大家呼喊著要抓住那隻扮蛇的老鼠
什麼飛跳著拼命抓 卻老是抓不住 還讓大家夥笑它平時太懶惰所以抓不到老鼠
牛圈旁的牆角下小侄子和爸爸不知道在鬧什麼矛盾
爸爸走過我身旁很生氣的樣子
但我知道他並沒有

他們的車子啟動了
我卻在偷喝粥
他們看著好像也餓了 於是加入了我的隊伍
門前呼嘯而過好幾輛車
他們看著心癢了 催促著我快些或者上車再吃
我答應說吃完了要洗碗並拿碗去還給人家
於是穿過雨後的小菜市找到了個小水龍頭洗乾淨了那些碗

隔壁的幼兒園的牆壁上畫滿了紅太郎小姐的頭像
看著我反胃
再次路過那小菜市的時候我裝著不認識一些人

大家好像是在出發之前的離別而傷感
很多人在照相留念 我看到了自己小時候的樣子
他們說那時的我很可愛 但衹是那時

車子沒了 我們換成徒步
穿過那條小巷的時候大家都很沉默
有個人突然走進我對我說出他的寂寞
說著說著就哽咽了起來
我試著安慰卻怎麼也安慰不了
我試著去假裝哭泣卻又哭不出

約莫走了幾分鐘路程
我們來到一個類似於時光隧道入口的地方
其實是一座墓
認真一看原來是鄧姐的墓
帶頭的那位[女]叫大家夥一個接一個的去拜摩然後就好像被時光機抽走一樣一個接著一個的消失掉
抑制著心底的興奮問著自己那就是我們要去的遠方的入口
終於輪到我了
當我站在她墓前的時候我被一股電流擊中了似的
接著發生的事情完全是我想像之外
我被燈姐靈魂附體
那位領隊對這我問一些問題我的聲音也變成了鄧姐的樣子
我現在的樣子完全就是一位 法桶婆 的樣子
不知道她到底問了我些什麼我又怎麼的回答
只知道她很不高興
於是很快的 我復活過來了

她生氣的走了
丟下我一人
我突然的意識到他們所去的遠方是西藏
可現在就只剩下我一個人了

漫無目的的走著
來到一個水電站[水庫or大泳池]邊
N多人在玩耍
很無聊的 我唱了句 社會主義國家人民地位高
一石激起千層浪一樣 所有的人跟著唱和了起來
沒等唱完這個有個更大的聲音在唱
喝了咱地酒啊 上下通氣不咳嗽
大家夥有一起吆喝了起來我也很情不自禁的跟著和

突然聞到了股藍莓味
我定了定
原來是小家夥早上起來喝藍莓味的牛奶在對這我的鼻子哈氣呢
就這麼醒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