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些天的這些事

這些天的這些事

*在這個九月的第一個下午
把許巍《九月》的第一句歌詞給聽錯,雖然是那么的希望這個九月的第一個下午能去海邊去吹吹風讓我暫時的醒醒.雖然那種強烈感好像只是那么一瞬間,但那一瞬間真的讓我感覺到自己其實好渺小.像隻像飛的螞蟻卻只能扛著一隻螳螂的腿….

*一些人的老去,没有通知我我也没被通知卻不小心的看到了.
我路過那家店的門口只是不小心的望了一眼,那個曾經差點被稱為班花的她如今松皺的臉對著臺不會說話的電腦掛著麻木的笑…我不知道怎么去打招呼,人家也未必記得我這根蔥.//等車回去的路口,我卸下幾袋子物件,走向那個其實好早就應該去打招呼的她.小學時候真正的校花.她先認出而我,或許和我和我哥哥長相的關係又或許是她真的記得曾經有一個小她一屆的小男孩的樣子,雖然我現在頭髮長的有點不可思議,幾句寒暄之後一臉的無奈說著現如今的生意是怎么的不好做說著這地方是怎么的小旮旯說著一年已經過了大半,我傻笑的應和了幾句,還好她說要去接孩子放學要不然真不知道該怎么繼續車子未到之前的談話.
他們的老或許真是從心的.呢.

*一些不該說的話.
也就是那么一時的順嘴,說了些不該說的話.事情并沒有我想想的那么順利的,別人也不是那么容易接受或者根本沒那么想 過.不管怎么的,如果那真的是種傷害的話希望你們能把它定義成無心傷害.

*青春/小四
看,終於看了<牯嶺街少年殺人事件>,楊先生的確很了得,讓我看到了一種在我體內呆過的青春的樣子.而小四,我和你一樣沒法去改變什麽的,沒法.把自己當成鬼臉好了….

*爸爸說
"我也就想按自己的意愿去做事而已".
蛮悲哀的,對我而言,当我躺在床上你走过来问我那句.
時間就這么靜靜的走著走著.

*又是那么多的寂寞
我又不經意間看到了那些飄忽不定的寂寞,在他們的談話間在飯菜上在眼神里在對著電視機的笑聲中甚至在…..

*七月十四 鬼節
忘了是多少年沒在家過這節了,以往也一隻念叨著這節在我們那是怎么的重要的一個節,可每年的七月十四我又都在哪兒呢.七月鬼門關大開,地官赦罪日,鬼們都要回家,有人想念他們他們也想念那些想念他們的人.
爺爺,他沒見過我,奶奶,我對她的印象是一個紅十字的醫藥箱和白大褂,而外婆我怎么搖她都沒醒,大娘一直會挖自己種的涼薯或者摘他們門前那棵番桃樹上的番桃來給我….他們現在還好吧,這個節有見到我了嗎….

*自私
發現其實自己在骨子里還是自私的,而這自私讓我有時候變得自以為是,這其實是件蠻麻煩的事情,想著自己能否做些改變呢,不得而知.(一個夢,也就是那個夢,不管是不是真的,都讓我有種需要反思的催化.很sorry,我不應該是那樣的表情的,不應該.)

*多了一個證
回到牯嶺街里小明說的想改變這個世界 #$%#$%#$@#
最終還是妥協了這個世界
零玖零零捌壹伍壹 我的另外一個代號
你們做得不好所以有時候很想問候一下你們的媽媽

 

某個炎熱下午的桌面
某個炎熱下午的桌面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