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明山

06/22/2009 聽說是一個很悶熱的夜晚接近體溫的熱

凌晨的馬路邊 老人們還沒出來晨練 顯得那么的冷清
上次來這裡好像已經是六年前的事了
那時候克杰還沒走吧 好像

陳華和我
其實確切的說應該是我和陳華
我只是順風來到這裡 搭住在他的帳篷里
他是出差 我只是想再來看一次日出
大明山的日出

我從帳篷里爬出來 習習涼風從樹葉間撲向我的臉
約莫五點了吧 心想著該出發上山了
我伸了伸懶腰 卻依舊覺得好累
想照一下鏡子看看臉上那兩隻小袋鼠是不是長大了
好多個日夜了 我都不知道自己幹嘛要那么累

這縣城還是那么小
就那么幾條巷子 一眼就全收眼底了
稀散的幾點黃光 告訴我這裡還有生氣

覺得有點不對勁 身後不遠處的一棵樹好像有兩個影子
有人躲在後面 我假裝不在乎的樣子往山頂凝望著
其實在使勁的鬥鶏眼往那棵樹的方向望
果然有個人
一個蓬頭垢面長得包穀似的老婦人
是不是我們占了她的房子呢
或者只是對陌生人的好奇罷了
她顯得那么的憔悴而羞澀
透過眼角看的的影子我就能看出

回望山頂
已經微微有些暖光了
隱約能聽到不遠處那座小瀑布的熙熙流水聲
最高那座 山頂被濃霧罩住 那是一種涼透了的霧
其他幾座山上鬱鬱蔥蔥的樹好像也很累的樣子
很不情愿的在晨風中搖曳著
東方越來越亮了 那層霧也開始淡了
奇怪的事情也緊跟這出現了
那山的山頂沒有其他樹木而是一棵碩大無比的火龍果
肥厚的枝幹和葉子 布滿了鋼條一樣的刺
頂部零星開著的幾多小黃花也有臉盆兒那么大吧
這棵從懸崖縫裡長出來的奇怪火龍果
好像在炫耀著什麽 孤傲得很
等著 我這就去摘你的某朵

在身後的小河邊洗了洗臉
穿上衣服 茶場方向走去
很喜歡這樣的寧靜
走著走著 那種莫名的累不知道也走到哪去了
嗯 我要上山
我要那份涼爽中的溫暖

One thought on “大明山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