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chool Time

30.12.2008 已經快9點了吧 還是有點冷 好像MP3里還在循環著MC的bye bye

地點?高中的校園。
人物?高中那群少年+初中的幾位+大學老師and同學+《Dangerous Mind》里的詹老師。
事件?現在開始說。
具體時間未知。
我又回到了這有點陌生的校園。
剛開學?有人帶著我進宿舍?我們換了宿舍?
都有可能。
行李剛放下。急促的上課鈴又響起。
直奔。
教室還是在2樓,也就是宿舍後面那棟。操場邊上的樹都長得老高了。只是有點荒,因為樹腳盡是雜草,長得雖然很不營養但卻多得嚇人。
大家都坐好了。
我剛進教室後門就被人給攔住了。
LiSiMei 初中時候我們的學習委員?
然後問了好多無關又讓我摸不著頭腦的問題。
就是不讓我進教室去坐。
一大群同學在看這我倆。
你擠我我擠你的。
說來可笑,感覺上好像是在貼身舞。唉,世風日下。
沒辦法,我就蹲了下來,在門口處拿出書本。
這時候LSM蒸發了似的,不見了。
偷偷貓步走進教室。在最後一排找了個座兒。
數學課。
大家都很認真的聽。
講課的老師就是《Dangerous Mind》里的詹老師。
我找不到講義。都不知道他在說些什麽。
開始考試!
周圍的同學都在忙乎著。
考試的試卷是自己抄寫的。上面那題好像是關於布匹裁剪之後的一些面積啊長寬啊之類的計算問題。
我沒看懂。
偷瞄了有邊一同學的試卷,看到一個公式。
有寫繁雜,那些數據的計算。
於是想拿手機的計算器來計算。
偷偷伸手到課桌里。拿出手機。
此時的手機卻換了個系統似的,我根本沒法操作,一頭霧水……
老師不知什麽時候走到了我身邊,拍拍我的肩膀,別怕做出去頂多就叫你去外面罰站,別怕。
這個我倒不怕。
下課鈴聲想起倒是嚇到了我。

同學們活躍了起來。
不對。這好像不是下課鈴。是放學鈴!
突然在前排站起一人(大學班主任)。
呀,你也來聽課呢。好久沒見你了,好像都長胖了呢。
恩吶,我也覺得自己胖了。
……
我得走了。不和你們玩了。
收拾我的東西,卻發現少了好幾大包(哪兒來的幾大包?這不是教室嗎?又不是火車站!)
有同學在教室整中燒起了火爐。暖烘烘的。
還拿出了腳架和一個類似天文望遠鏡的東西在搗鼓。
我望了一眼。就有人抓住我的衣裳說,一起啊,我們在做顯影試驗,等下你就能看到相片是怎么洗出來的了。
下次吧,我說。不知怎么的對他們這事提不起興趣,現在。

走出教室後門。
樓下有人(小學同學)在叫我。
我一看,原來我那些東西有人幫提下去了。
我趕緊跟上。
下樓的樓道突然矮了好多。而且很窄。
簡直就是盜墓的小洞。
幾番緊縮之後才出了去。

又到那片操場。
荒涼荒涼的。
我找不著幫我提的東西的同學了。
甚至連我住的宿舍我也不確實是在那棟樓了。
傻站在樹下。
對面是食堂。ZhongGui(高中同學)在給他女朋友送東西。
隔著一道鐵網還親親蜜蜜的。
他們見到我,向我揮了揮手。我點了點頭。
直接走到食堂里。
那里一大群人在吃飯。見我站在門口個個都熱情的打著招呼。
突然有人在我背後推了一把,把我推到了餐桌邊。
WLG(高中同學)?這小子不是輟學了嗎?
我問了句,有人知道我宿舍在哪嗎?
嘰里咕嚕的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麽。

然後稀里糊涂的 我醒了。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