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話、水蛭、生日快樂

吃過了晚飯。他們在看電影。我在陽臺等著月亮拿著電話撥通了家里的號碼。
是我小侄子接。好可愛的聲音“喂。哪個?”(柳州話)。那么清脆那么嫩。
我忘了我說了句什么。然后他好像恍然大悟似的。說“小叔?是小叔滅?一定是……”。
我在這頭一個勁的笑著。
3歲多一點了。也有快一年沒見他了。這小伙兒越來越惹人愛了。
我用柳州話問:“你懂得講普通話滅?”
他用普通話回答我說:“會一點點。”
哈哈。
“平時和我媽講普通話。”他接著說。(柳州話)
“那你吃飯了沒有?你在干嘛媽媽在干嘛呢。”我又問。
“媽媽在喂蠶。還沒成吃。你吃過滅?”聽到他說那個“滅”字,就想笑。
突然串出他哥哥的聲音來。
“喂,小叔?什么時候回來?”他用壯話和我說的。
不知道如何回答。
兩兄弟爭著和我說話。
我大概知道了。
小家伙在幼兒園很聽話。
他哥哥上初中了。196班。(我以前是108)班主任有可能是我以前的英語老師。
……
“喊奶奶來。”
“嗯。”

我媽來了。
問我好不好。問我有沒有月餅吃。問我姐姐的那個事怎樣了。問我什么時候回來。問我是不是該做做考慮了。問我最近身體可好。問我……很多話題,我都沒法回答和沒法直接回答。或許不再是小時候的那個我了。太多太多的事情在身邊圍繞和經過。不過還好。媽媽還是那個媽媽。給我的感覺依然是那么親切那么善解那么值得傾訴(雖然我很少說出)。

他們都還沒吃飯。
因為在等哥哥嫂嫂喂完蠶。
我們聊了很多。
媽媽說她的高血壓已經好了。只是,那風濕好像沒多大好轉。
媽媽說她每天都會堅持鍛煉。閑不下來的。
問了她一個困擾了我將近一個月的問題:“水蛭(螞蟥),用壯語怎么說。”
“du bingz .比較大的那種叫bingz wai ,還有比較小那種,有點綠又很長的叫 bingz leng saz,還有……”
她好細致的給我翻譯和解釋。
羞哦。我還壯族呢。唉!
媽媽在電話那頭也笑了。

“嫂嫂他們快喂完了吧 ,你們也該吃飯了。今天過節呢。”
“嗯。你在外面要自己注意點。我也不說太多了。”
“那,就先這么,byebye。”
“嗯。再見。生日快樂。”,“不對不對應該說節日快樂。你嫂在旁邊都笑我了。”
“呵,中秋快樂!”

謝謝媽媽。
:)

One thought on “普通話、水蛭、生日快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