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逼的

08.04.2008 早上了,那時,7點,或者更早。
 /這個地方叫“家園”,不過沒家園感。蠻別樣的一個晚上啦!

從哪開始?
我想想先。
嗯。Minolta X-500。對。我拿著X-500在街上轉悠。
哪個站?農講所還是公園前?好像都不是,更像是黃沙或者金州一類的站。
很寬闊。但人卻很多很多。
這個時候應該是早上8點左右。
人們圍在地鐵口,不是等地鐵上班那是干什么?
圍起來的人大概有上千人吧。
我爬上了地鐵口旁邊的一座想越南使館一樣的房子的頂樓(應該也有30-40米吧。)。
想象著下面那群人的樣子。
果然。
一個大電爐。和無極里面那個一樣。
啪啪啪啪的。大概拍了3张吧。覺得手好累。腳也好重……
難怪,有人在扯我的腳。
“下來下來。手上拿的那個是什么東西。拿過來拿過來!”
人就這么給扯了下來。相機也這么的被搶走了。
還第一次見那么兇悍的治安巡邏員。
被嚇到了。我。
不知如何是好。
也奇怪,那幾個巡邏員沒多問我什么。
轉身就走了。
我呢,好像還依然沒回過神來。
過了許久。
前面的人流開始有些許移動了。
我明白了。
原來是奧運安檢。逐個排查……唉……
還沒摸熱呢 那相機。心傷。

我們(就是我和地鐵口的那群人)被趕到一個很大的廣場上面。
幾個教官不教官老師不老師模樣的人在用手持大喇叭狂呼。
“排好隊來排好隊來。20人一排。每個人之間間隔是你的腿長。……”
什么和什么啊!!!
緊接著。我身邊的人開始很機械的做著半一字腿,小天鵝似的。
而且還得小天鵝一樣的做半周旋轉。
幾條警犬在我們周圍嗅個沒完沒了。
它們應該有些日子沒洗澡了吧。

兩個教官走到我們面前。一臉陰沉沉。嚇死人。
啊? ……
我沒看走眼吧。?
他們倆。一個是我初中同學一個是我高中同學! …
馬XX和陸XX。
他們怎么來干這個?
我趕緊低下頭。默默的轉著。
不知道他們有沒有認出我。

這樣是什么目的啊?越發的糊涂了。
感覺自己被壓迫著。有些不爽。

沒有任何異常。我在的那一排退后3步。半蹲休息。
約莫過了半個鐘這樣。
解散了。
有人跑過來遞給了我一張字條。
“不好意思,剛才我們都是在例行公事。老同學還請見諒。”
署名正式他們倆。
……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