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走。

07.26.2008 晨5點。悶得熱熱得朦。

  • 一堆衣服。不過都不是我的。也沒什麽啦,我也就把它們順手放到洗衣機里,然後接水接電按開始鍵而已。
    這洗衣機好像剛從四川來似的。甩乾的時候一直抖個不停。
    約莫過了半個多小時,終於靜下來了。我打開蓋,取出衣服。背囖,不知道是誰的衣服,退色的。
    怎么辦。
    熱水。再手洗一次吧。
    我家的那個大灶臺。一個大牛鍋的水。開火吧。
    ……不知什麽時候,MWL站在了我身後。對著我傻笑。還說要教我怎么搭訕……
    變我傻笑了。哈。
    很急促的鈴聲。緊急集合?咦。怎么變學校操場了?
    一群低年級的學弟學妹已經排好了隊。老師們在他們身旁鬼似走來走去。
    差不多算是最后到場了,我。
    操場左側國旗下,停了輛卡車。地盤下爬滿了人。他們在幹嘛?
    那我幹嘛也要去擠啊?
    這個場面。和《頤和園》里他們去天安門時候的情形好相似。
    ……
  • 客運站?宜州的?但又有南寧的影子。
    無所謂。關鍵是,我看到了個人。黃馬褂。Honda 125。在馬路變馬戲團似的耍寶。
    而這個人,竟然是我班主任。
    想不明白。不明白。
  • 深圳。某寫字樓(住宅)。一行的還有WJP。我們兩在為一先加后減或先減后加的單據弄得頭大大。這的主人(我們好像在等他)還沒來。我們倆卻在瞎比各自的禮物。哈。他想得比我周到多了。
  •  錯過了車站(落客點)。車主完全一屠夫樣。一副啦啦關我咩事的樣子。還好,司機人還不錯。在路旁停了車還告訴我大概我要去的方向怎么走。
    下了車。問了個長相和名字都和我認識的那人一樣的人(但卻不是我認識的那個人),被告知到達目的地還有50公里路。
    斜陽染蒼髪。幽草繞指柔。
    哈哈。
    我找了塊空草地坐下。拿出了張空白的明信片。胡亂寫了些東西。
    又是我身後。一個人影。
    我感覺到那個人一直在看著我寫。很是不自然。更為可惡的是,那傢伙還在口中大聲默默的念叨著我寫的那些詞句。唉!

>>>> 就這樣醒來了。
其實是對面街有人在數落對方的生殖器。
開始時候男的那方還不落後的文縐縐幾句。後來就悶聲了。只剩下那女人的聲音。
後來那女聲也沒堅持多久。老說那個部位也會累會無聊吧。
也對,讓對方變獨孤求敗是個蠻明智的做法。
>>>>上面四節夢段應該是連貫的。可現在卻怎么也找不到夢裡的那些個銜接點。

2 thoughts on “遊走。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