罪過罪過

7點或者更早,當然12點之前。2008年6月4號。
這個夢,其實不應該寫出來的。但想想,其實也不要緊,因為只有我看得明白。

。家。又是回到了我家。
可我家怎么變成了這樣。感覺是寄生在哪似的。
還好,爸爸媽媽都滿面笑容的。讓我倍感舒適。
你和我一起走到他們面前時候,我看到媽媽一直在給我使眼色。
好像是在問我是不是。
我當然不會回答啦。
可她卻一再的給我擠眼色。讓我不禁的大笑起來。

大夥兒在大廳稍微坐了下。
問些些無關緊要的問題之後,不知是誰提議要弄飯吃的……
於是我還有你被分配到屋後的菜地去撿菜。

( 可惡到了極點,寫到一半還沒保存竟然IE死掉……不想寫了,都 )

菜地。
嗯,對,菜地。
我又被那無情的眼神廝殺了沒完沒了。可能是我真的做錯。點算。
還好只是眼神的。
不過大家好像都有點默默的了。

天氣蠻涼爽的。涼爽得頓久了撿菜也不覺得累。
有點微風。
後院,就在我抬頭的的時候,我看到了那綠油油的桃子。
對了對眼,瘋了似的,我們沖上了那棵桃樹。
就在沉迷著與綠桃的清脆甘甜的時候,一道朦朦的白影閃了一下我眼角。
身後的那面墻。拉起了一道幕。偌大的一面墻,偌大的一塊幕。
幕拉到一半的時候,我看見了那影子,那車的影子。
我明白了。明白了。
難怪老覺得這不對勁,難怪覺得這屋子有點眼熟而不是身熟。
……
車子里坐著的是MLW,而我,應該就是被當成文成公主了。而且是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這都什麽年代了,怎么還這樣。
問題大了,這回,就因為那幕拉得慢了些,我們太顯眼了些。

我一人走到了大廳。
他們一家人沖了出來,質問我,到底菜地了是什麽意思!?
我無語。

One thought on “罪過罪過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