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檢、春播、公車和地震

05.25.2008 7點之前.當然,3點之後。

其實蠻多內容的,只是很難完整的記起。

  • 是因為要去獻血所以才去做的體檢吧。
    在那間醫務室里,一位老醫生悠閒的坐著。我走進去的時候,他好像沒看到我似的。其實醫務室里蠻空的,我正納悶著想開口問如何如何的時候,突然進來了一群小學生,大概20來個,緊跟後面的那個小伙應該是他們的老師,有序的指揮著這群小傢伙,排好隊稱體重量身高測血壓,還有和那位老醫生閒聊……
    難道我是隱形人?
    想再次開口詢問的時候,那醫生主動和我搭話了。
    “你來這排排隊吧,我先給你做。”
    我走過右邊人少的那排,前面幾個小朋友很快做完,然後就到我了。
    他叫我伸出手來,做出把脈狀。再次納悶ing。
    小皺了一下眉頭,“嗯,過兩天你再來一次……”
    ……小傢伙們都不見了
  • 還是醫務室。只是我側邊的那面墻矮了下來。石頭墻。
    突然有種爬墻的衝動。拍了拍袖子,我緩慢的爬動了起來。
    翻了過去之後,再往下看,那間醫務室已經變了樣,而且是大樣。現在在我腳下(石頭墻地下)的已經不是間房子而是一片,準確的說是一大片,水汪汪的稻田,剛耙好的田。零零散散的,在田間躺著一把把的秧苗,不遠處有人在和向我揮手,誰啊?怎么看著有些眼熟?一身朝鮮族裝束的姑娘們跟在那人後面揮手,噢,我想起來了,黃埔大道上那家平壤館的朝鮮姑娘們!對,就是她們。可,可她們怎么會在田裡插秧呢?不解……而且還舞蹈著插!
    我跳了下去,腳浸在泥水里的感覺真的好棒!比倒在棉花糖或者雲朵或者麥田里的感覺還要棒。太久違了,這個感覺。
    ……我還在沉醉著,而其他人卻早已把秧苗插完,就我面前那小片田特突出,歪歪倒倒的幾顆,而身旁的,已是整整齊齊的嫩綠禾苗。
    那些人都不見了。
    那我也趕緊插吧。要不太陽曬到了對我對秧苗都不好。
  • 大榕樹下。
    不是我家門口的那棵。但樹底下的那塊地很像。
    我在等公車。
    旁邊是一夥暴徒?還是?我分不清。
    公車還沒來,就開始地動山搖了,人民開始后到處呼喊著亂跑,樹葉也是……
    我覺得我還是得等這公車。
    好像有人在拉我,叫我一起走。
    我沒理會。
    直覺告訴我,這次只是餘震。不怕不怕!
    地震專家說了餘震是會越來越小的。地震專家說了的。
    ……
    聽地震專家的,就可以早升天。
    不知道誰說了這么一句。
    ……

2 thoughts on “體檢、春播、公車和地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