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戲小時候之草釣蟲


    烏龜第五天。
    童年童年的童年,記憶中常相伴的游戲是什么。
    其實好多好多的。比如斗蛐蛐,比如打陀螺,比如打枴,比如推鐵圈車,比如爬樹,比如炸牛糞,比如……那么多,說那個好?還是都說?切,不貪。
    哦,對了,還有一個,釣蟲子,這個好玩,就說這個。

    小學某年級開始興起的,到初中的時候得以發揚光大。大的操場或者成片的草坪上,只要你注意就會發現相對裸露的那些黃土或者草根邊上有很多小洞洞。我們所要做的就是去挑一些細小而韌性又好又長的草梗,然后把細嫩的那頭伸進洞里,不時用手在裸露在外的這一頭捻捏轉動,等把手抽離之后細心觀察那草梗,若依然在抖動則說明已經有蟲子上釣了(這個其實和釣魚差不多的),然后你再看準時機,迅速的把草梗抽出來,這樣或許你就能釣出一只死活不松口的咬住草梗的長著老虎般的頭卻有著螃蟹鉗子般的牙齒蟲子。
    按理說,我們是應該把釣到的蟲子拿去喂雞或者喂些小動物什么的,可偏偏,不知道是誰弄了些破了玻璃試管來,兩頭都通的那種,于是,我們幾個人就各尋其將,將自己釣到的蟲子放進試管這頭,對手的蟲子從試管另一頭塞進,一群人趴在草地或者課桌上觀看蟲蟲大對抗。這是最有意思的一個環節,大家看得特起勁,呼喊著為和自己較熟較要好的人加油。那些蟲子仿佛也能聽到我們的吶喊似的,打得也特起勁。眼紅了似的,一見面就開始你咬我一口我啃一一塊肉,殺到最后血肉都模糊了(稍稍說明一下,它們的血不是紅的,而是有點棕灰色),到最后總有一只不敵對手,先升了天,等勝負定下來之后想把它倆分開其實也是件難事,贏得那只或者犧牲了的那只那老虎鉗般的嘴巴是絕不會松開的,我死,你活著也活不順,哈。
    勝利的那只其實也沒什么好下場,總會有人不知從哪找來那么一塊老花鏡的鏡片或者一塊放大鏡,然后在蟲子上空尋找合適的焦距,直到把那蟲子烤熟烤焦,然后我們繼續釣繼續斗繼續……
    當時那些比我們大幾屆的孩子們也很愛玩。我還記得還有人通過斗蟲來賭火柴或者彈珠呢。真強悍。那時候就有拼搏意識了。
    有時候兩條蟲子可以讓我們逃一上午的課,挨一下午的罰站,一晚上的洗碗……但好像還挺值的。現在想起。
P.s. 想知道別人是不是也玩這個,于是search“釣蟲”,卻點到一篇挺好玩的,名叫“誘惑”大概是說一小學生的關于釣蟲的作文,有時間你可以看看。>>>>點擊連接

http://feedsky.com/challenge/art/351/feedsky/doublebao/~/rzsg/071115/b7392/lnk.html

2 thoughts on “游戲小時候之草釣蟲

  1. 初中还能将其发扬光大,真是好怀念的天真。
    初中的我们或许还躲在教室里背那该死的书呢。

    初中的难忘,是骑着单车穿过绿色的稻田的日子。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