宜州*豆腐瑶


    烏龜第四天。關于吃吃吃……
    關于家鄉的美味小吃。嗯 怎樣才叫“小吃”
    查了查詞典,“小吃,是一類在口味上具有特定風格特色的食品的總稱,指的是有別于主食的“冷盤。”
    哎呀,竟然是這么解釋的,那我想介紹的“豆腐瑤”好像就不能算小吃了?怎么辦?管它呢,那是相對正統點的解釋,我又不是相對正統的人。

    好早好早以前我好像有提過一次“豆腐瑤”。不過只是大概的略過來說而已。現在有時間那就慢慢來。
    豆腐瑤。其實按理說應該讀作瑤豆腐,應該是從我小老家都安那邊的瑤寨或者峒場里發明并傳出來的吧,意思是,瑤族人的豆腐。這個瑤族人的豆腐可和一般的豆腐不一樣,它不需要石膏不需要磨制豆漿,只需要簡單的幾步就OK了。

  1. 準備好曬干的黃豆(多少因人來定)。
  2. 找到舂臼,將黄豆舂碎舂細(越細嫩越好)。
  3. 等待鍋里的水燒成沙眼水時候[沙眼水是將自來水放在鍋裏加熱,有小的熱氣泡産生既稱之沙眼水],將舂好的黃豆粉均勻而徐緩的放入鍋中。用筷子均勻攪拌,等黃豆粉開始凝結發泡,略呈糊狀的時候,放入事先洗凈切細的青菜,這些發泡了的黃豆粉會把青菜給裹起來,緊接著放入適當的鹽(最好是生鹽),這時候,那些半生的黃豆粉會結成一朵朵像桂花一樣的豆腐花,很是漂亮,等水煮開到鍋中心之后一分鐘這樣,再灑上些許蔥花,鮮嫩可口開胃營養的豆腐瑤就算大功告成了。

補充說明。
    1.火力一定要均勻才能煮出味來。
    2.青菜最好是用芥菜,切得越細越好,一個是容易熟一個是能和黃豆粉較好的交融結合。
    3.不要用大碗盛出來吃,最好是直接在鍋里吃。
**豆腐瑤不用加油來煮,因為黃豆粉本身就可以煮出豆油來。豆腐瑤的產生可能和那個年代買不起油難吃得上油有點關聯吧。聽說有些富裕人家在煮豆腐瑤的時候還會放入些肉末之類的東西,不曉得,反正我應該是吃不管的。本身豆腐瑤就據有一定教育意義的。呵。
    小的時候盼著能餐餐吃上豆腐瑤,的確太美味了。小学2年級還是3年級的時候家里的舂臼壞掉了,所以每次想吃的時候都要跑到村頭譚家老阿姨那里去舂。那時候還沒多少力氣,但總愛和媽媽爭著去踩舂臼,覺得那東西就和玩蹺蹺板一樣。在我不踩的時候我都會拿著他們家那根細細的鐵樹長棍不時的輟一下舂里的黃豆,好讓黃豆能舂得均勻些。那時候還愛去數數,一般要是我媽媽舂的話,半口盅的黃豆(大約就是我們家四口人的份量)需要舂2000多下……
    長大后(就是外出讀書之后)很少回家了,每個月就那么一兩次,可回去的時候媽媽總說我瘦了要補一補,都是肉肉肉的,所以就很少再去舂黃豆來煮豆腐瑤了。說來挺搞笑的,高中時候我沒從家回到學校一次就拉一次肚子,其實原因好簡單的,在家吃的油水足……
    譚家的老阿姨也在03年的時候走了。他們家的那石舂臼也給漸漸的廢掉了。
    村子里好像再找不到舂臼了,雖然,現在有粉碎機,也可以打出黃豆粉,但是再怎粉碎的細也比不上那種用舂臼舂出來的味道,那種流汗的味道。
    哦,忘了說,豆腐瑤的鹽碟也很重要。最喜歡的就是把家里曬干了的指天椒放到滾燙的火灰里煟熟,然后用手把那辣香四溢的指天椒碾碎放入些許蒜蓉醬油蔥花一攪拌,就成了可口的鹽碟了。特別是在冬天的吃豆腐瑤的時候適當的沾上一點,除了讓你倍感美味之外還能倍感暖和。OMG!口水噼里啪啦的了。
    有機會去我家嗎?我的朋友!
(其實宜州[宜山]還有很多特色的小吃,比如龍bong,比如豆腐圓,比如饃巴都是讓我回味回味的。)

    還看到一小段關于小吃的解釋,挺有意思的:“世界各地都有各種各樣的風味小吃,特色鮮明,風味獨特。往往是一個地區重要的特色,以及所有遊子對于家鄉思念的‘主要對象’。”
http://feedsky.com/challenge/art/351/feedsky/doublebao/~/rzsg/071114/63496/lnk.html

4 thoughts on “宜州*豆腐瑶

  1. 我想如果有能力的话在广州开一家店,卖我们那好吃的:龙bong,豆腐圆,馍巴,"狗利钱",甚至玉米头稀饭,都是正宗的家乡生产,要知道在广州都是吃不到的!--至少我不知道在那可以吃到.我想生意一定会好.很多人在外面都怀念家乡的食物,那味道让人回味.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