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風來了我走了

08.30.2007/ 清新空氣中醒來。
    天。還是那么密不透風。什么東西快要壓下來了似的。房子和樹都矮了好多。風突然大了很多,我驚詫著,難道臺風真的來了?也太慢了吧,老早幾天前就說在臺灣瘋狂了,現在才到我這。
    不對不對不對,全錯了。這是哪啊?學校?宿舍?公寓?我不是已經畢業離校了啊?怎么又回到這破地方。好像又錯了。這地方我來過嗎?我沒去多想了。總之我知道,我現在剛換校區,剛搬來這宿舍,在暴雨和臺風來臨之前我要趕回宿舍去吧那些窗戶關好。
    我拼命的往樓上跑,樓梯卻涂了菜籽油似的,我的脚一直在打滑。不知道我抓住了什么东西,还是被什么東西給拉上去的。我到了2樓,這樓層真的很矮,我低著頭彎著背鉆進了那空蕩的宿舍里面。
    這宿舍的結構也夠奇怪的。分上下兩個階梯,大概也有100來㎡吧。床好像都是木的,雙層。心想著,偌大一個宿舍難道就我一個人住?這是開始雷電交加了。那些開著的或者半開著的玻璃窗噼里啪啦的拍打著窗框。我趕緊,關上一個是一個。大概關了那么3、4個窗之后才發現,其實我所做的都是徒然。因為我在關下一個窗的時候上一個又被吹開了。這風好像是專門和我作對一樣。我環顧四周,想尋找些什么東西來頂住窗戶。好像有幾張桌子可以用。動手吧。暈,這到底什么桌子啊?那么重?楠木?…抽屜是鎖著的。沒辦法。我只能把旁邊的凳子給搬過來了。終于是頂住了一個窗口。這時候的風更猛烈了,而且還伴著小貓眼珠般大小的雨點,密密麻麻的打來。很冰涼很冰涼。“啪!”很大的聲響,有扇窗的玻璃被打爛了。滿地的玻璃碎片。風越來越大風聲也越來越大,所以我腳踩在那些玻璃上的時候竟然聽不到玻璃碎碎的聲音。看來,這個任務我一個人是完成不了了的。除了祈求臺風快點過去,我還能做什么?
    正在我犯愁的時候,突然聽到了熟悉的音樂。應該是《運動員進行曲》或者《向前進》之類的吧。我有些分不清了。傻了吧,這學校。哪所大學要做早操的?哪所大學在臺風來襲的早上還要做早操的?有病哦!我在發悶騷的時候,樓下一個教務主任樣子的老男人撐著把黑傘在大聲叫喝著,“二樓那個宿舍的,還不下來,我看見你了,還躲!!”..汗。懶得理會你們這群瘋子。
    我走下宿舍的那個臺階,這半邊屋子因為沒有窗,所以雨水打不進來。這一小間。沒擺床,只有個茶幾。不過很惡的是,就在茶幾的對面就是個衛生間。我繞過那衛生間走到它后面的陽臺。奇怪,這里怎么竟是晴朗的天氣?不遠的地方還可以看到那群“同學們”在很機器的做著早操呢。那場面甚是壯觀。
    好吧,既然這一面不下雨,那我就呆這里好了。再往樓下望去,樓下是一個池塘。滿滿一池的浮萍,綠得我眼睛都傻了。就在那個池塘的邊上,也就是我站在的陽臺的正對面的墻角邊,有一家bar。還沒開門。小店的屋檐柱子很特別,好像是特地燒制過的。雖然黑呼呼的,卻很“藝術”…我突然有種想跳下去的沖動。陽臺左邊,竟然有一個轆轤。我顺着绳子,滑了下去。….下去。下去…

其實早上還做了另外一個夢,夢到了我家的玉米地。但很多細節卻想不起來了。

2 thoughts on “臺風來了我走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