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n園湖南路

今天這個算是午覺的夢吧。08/21/2007 中午12點半到13點半之間。
    忘了是什么地方出來的,家中小聚會之后的散步?或者是可以要去那條路轉悠轉悠又或者是剛好路過。
    WZG和我,倆都沒帶傘。還好,臺風已過,沒必要太擔憂。不過眼前的落葉紛紛中的雨好像還是讓他感到了些許煩躁和不安。能看得出來的。而我,卻沉醉于其中似的,踢踏著前行。
    整條園湖路,直到南湖公園大門口,都是一片涼爽。雨很毛毛,飄散在臉上,輕柔得讓我甚至想把身上的衣衫都脫掉……街邊很多花店,百合的芳香充滿了整條街。這時我看到在一家店的店門口小谷堆似的堆著一座玫瑰花瓣山。好想找個袋子或者用件雨衣(一次性的那種)把它們全包起來,拿回家。百合的芬芳夾雜著玫瑰的味兒讓我沉醉著駐足不前,那家伙猛的拍我肩膀,“干嘛呢,快走,好像快大雨了。”,OK,繼續前行,來到了公園前的丁字路口,紅燈一直不停的閃著,紅燈下一下子堆滿了人,偶爾能見到那么幾輛飛馳著路過的囂張車,大多時候馬路上都沒車,只見樹葉在飄。這紅燈還在閃。人行道兩端的人們一點動靜都沒。這座城市的人們何時變得如此有序和守規了!?滿腦的不解。我沒再干等下去,從人群中擠出,打不得朝斑馬線的另一端走去。馬路上依然那么平靜 。就連那些落葉都懶得動了,好像。不過雨還在下,而且有越下越大的意思。我加快腳步,往已入眼簾的目的地走去。
    走到那門口的時候卻倍感失落,因為這間書店已變得有些近乎于空蕩了。不是被搶劫后的那種而是像以前思想政治課上看到的那種通貨膨脹般的蕭條和空蕩。幾名店員半死不活的坐在一些矮書架上,橫七豎八的。有人還把腿架得高高的,有人豆腐西施似的靠著,總之我看著很毛。像個透明人似的,我在里面瞎逛著,而小逛了一圈之后我發現這里已經不是以前我所向往的那個書店了。現在這里四壁全充斥著考試指南和商道厚黑之類的東西。不忍。正想轉身出去等WZG的時候,眼角從一名店員的身后擠進了本不知名和影評書。我走過去,拿起書,隨手翻開了一頁,說的好像是關于《我的野蠻女友》或者《雛菊》的,讀了兩三句就讀不下去了,太大義凜然的文字了。我把書放回原位,心理卻很是矛盾,我這趟好像是要給WZG買生日禮物的吧。怎么可以空手而歸?我向外望了望對面馬路,那紅燈竟然還在閃,這紅燈是不是生了病?而紅燈下面的人們好像是被注射了或者吸入了乙醚一樣,傻子般的站在傘下,很是壯觀那個場面。我使勁的揮動我的手,想讓WZG看到。可那邊卻沒一點動靜,先不管了。我轉頭拿起那本書,對著店員問價,“八九折!”,啊!?還那么貴。書封底的定價好像是8開頭的,我也懶得去算,因為覺得這本書不值,不值。我沒多說,轉身要出去。卻正面給撞上了。我問“什么時候過來的!?”,“看到你剛才招手我就過來了啊。”,“好了,走吧我們,等下拐過北一里那條巷子回去。”。
    出了書店的門,雨卻越下越大,“快快,先跑對面的菜市去躲雨。”,兔子似的,我看到我的那對白色的鞋子在雨中跳躍著。來到馬路的菜市門口時,那家伙朝一家滿是機油味的店走去,問那老板,有沒有小型內燃機機芯賣。老板沒回答他的話。看得出來是在給另外一位客戶測試他剛修理的那臺柴油機。看他那使勁搖搖桿的樣子,我忍不住笑出了聲。那老板插話了,“你們要的那種小匹馬力的我這沒有,到別的地方去問吧。”語氣很平緩,但我卻很不自在。我這才感覺到剛才的那一聲笑的唐突和不該,說了聲謝謝,我們離開了那家店。
    菜市的大棚很高,也更顯這樣天氣的昏暗。菜市里隨處可見黑人,很非洲的那種。讓我有些找不著北了。
    突然想起禮物的事,禮物好像我已經買好放在家里了吧!?那就趕快回家吧….. 嗯,怎么走?..

補一張溫和天氣下的園湖南路的路牌照吧。

2 thoughts on “on園湖南路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