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肉買得挺奇怪

26、07、07 凌晨2兩點至4點20之間
    媽媽叫我去買四塊五錢的豬肉。
    天還沒亮我就撐著把大傘出發了。走在濕漉漉的小道上。而我身后卻傳來了Julie delpy的Let me sing you a waltz,跟著那吉他聲,我小馬似地跳了起來。
    這時候估計該是五點多的光景吧。朦朧的月光下,稻田卻還是那么綠油油。而稻田里的青蛙發了瘋似的在歡呼什么。不遠處有個影子走來,我定了下來,認真一看,原來是wsh的姐姐(叫什么名字?想不起來了,直到現在我對他們家有幾個孩子分別叫什么名字都還糊涂著。),我呆住一動不動的,我站的這個地方其實就是她家門前的那對亂石堆。她好像看到了我,不過好像又是不敢確定在她前面的這一動不動的大傘下會是什么,就在她猶豫的那一片刻,我突然很機械的擺動起我的右手,只聽到她“啊!”的一聲,看來是被嚇住了。我卻一個勁的在偷笑。“真是寶寶?”,她聽出了我的聲音,“是我,sorry!”,”嚇死我了!什么時候回來的?“,我沒回答她,她也沒再問下去而直步回家。
    豬肉攤什么時候搬來這里了?其實我真的不知道,賣豬肉的什么時候變成了wjp的媽媽,也讓我驚呆了好一陣子。在快接近她的肉攤的時候我才發現我走錯了路,一堆雜草和亂石擋住了我,一條小溝把我和他們隔開。我往回繞了小半圈,跳下了那小田埂,終于到了她的攤點前。好幾個人在排著隊,可她的那個肉攤卻擺在水里,讓我很是迷糊。我知道現在是洪水季節,但也不至于這樣啊。
    我抽出打火機敲了幾下,借著西邊已經暗淡了的月光和東邊善后隱約的晨曦,我看到了wjp媽媽臉上的皺紋是那么的明顯,她的目光是那么的呆泄。我不敢多看。急忙轉身去排隊。排在我前面的是mwm,他身上的那件西服應該穿得有些日子了吧,我心中暗想。和他打了招呼之后,他把手上的蔥花分了一小半給我。我身后的小河里,好幾個人在抓蝦或者是摸黃鱔(河蟹?泥鰍?),我突然感覺很悲傷。
    我把一張五十給了她,對她說”給我切四塊錢吧。“,”等下!“,她找回了我四十六塊,里面有兩張是五毛的。(買東西時,我一般都是先付錢)我和那些排隊的人不著邊際的瞎聊著。約莫過了兩三分鐘 ,mwm的那份切好了,他叫我從他媳婦的內胸口袋里拿錢給她。我伸手摸了下,把錢給了她。m走了,輪到我了。”你要什么肉?“我說你看著辦吧。她切了塊五花肉(其實應該說是片,因為切得很薄很薄,我想想這樣也好,省的我回家又要再切一遍,做五花烤肉應該不錯),上稱之后,她又切了一小片,扔上那稱臺,”再給你一小塊,不夠五塊錢。“我抽出那兩張他之前給的五毛給回他,拎起肉準備回去。卻見她一臉的不快。”一起五塊錢,你還才給我一塊!“,我解釋道之前已經給了她四塊錢了,而且還補回了我四十六塊,然后掏出她剛才補我的錢給她看。旁邊的人你一句我一句的不知道在說些什么,但我可以明確的是他們都看到了我之前已經付過錢。她老公不知從哪突然的冒出來,很大聲的呵斥著她,然后一個勁的向我解釋說她有點失憶癥了腦袋不是很靈光讓我別見怪。我看著她那滿臉的無辜頓時不知所措起來。匆匆拎起那肉轉身回家。剛一轉身,看到了我姐還有我外甥,一人背著一竹簍,這家伙什么時候回來的?我簡單問候了幾句,但卻沒問他們這是要上哪。突然覺得好像少問了什么,急忙甩甩頭,然后看了看他們,問到,“現在豬肉多少錢一斤?”,”四塊!“,我沒聽出來是誰答的。
    手中拎著這一斤豬肉,帶著些許興奮朝家的方向邁開了步子…

7 thoughts on “這肉買得挺奇怪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