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墻?

    01/07/2007 6點到11點之間 | 有點警匪片和地道戰結合似的翻墻。
    某條馬路上,不知道是宜州還是南寧,到處都有人在吹噓自己的鐵砂掌(金剛掌?),我實在是看不過眼,就說,那來一個試試,然后就把自己的單車推了上去,指著單車的三腳架“掌下去吧!劈一劈讓我們開開眼。”然后又指了值不遠處的公車站牌,“那個也切來看看!?”,他們只是一個勁的在那繼續吆喝和叫喊,躍躍欲試的樣子,卻沒見動手,同時還一個勁的用那種殺人的眼神望我….我開始有些不知所措了,甚至是帶點羞愧的不知所措!
    突然,整個氛圍靜了下來,死一般的靜。然后,大家(很多路人,叫囂者,還有我),不約而同的往同一個方向沖去,就是公路轉盤對面的那面舊城門口一樣斑駁的石墻。
    可這時候的公路上,風馳電掣的,和F1基本沒什么區別,怎么辦?那些引擎聲就和一把把尖刀一樣在耳邊咻咻咻…
    我沖了過去,有些不要命的沖了過去,好幾次可以感覺到距離我只有幾厘米飛奔而過的汽車上有人在對我說臟話。
    我最終還是連跑帶跳的到了公路的那一邊,那墻腳不遠處,有一個隧道(洞),有情況!我急忙臥倒在隧道前十來米的路邊,盡量的臥得隱蔽些,隧道里亮起了燈,一輛車沖了出來,路面卻那么小,完了完了,我可能要成輪下鬼了!拼命的擠(貼)這條路邊上的長滿荊棘的鋼針防護網。還好,車子過去了,我只是一身泥水并沒有受傷。
    3下5除2的,我就沖上了那面石墻,手上滿是風化掉的石灰和砂石,用力往上蹭,剛探出頭,碰到了一個人,我說了句“我們是某某部隊的,你們已經被包圍了,完了你們,快投降吧!”那人很利索的吧我的那句話給重復了一遍….這是支撐我身體的那塊石頭突然一松動,我沒抓穩,急忙跳下了那墻。……想對策!墻角下我那幫同伙見我跳了下來,急忙圍上來這個一句那個一句的問我如何如何,甚至還有人問我那邊的風景如何。
    我們商量著應該怎么對付墻上(另一面)上的那個(群)人….于是我們在墻角造勢起來,讓他覺得我們就是一正規軍,讓他覺得已經到處楚歌,讓他緊張起來,我們再次叫囂著要沖鋒,雖然很震耳欲聾那聲音,可是好像上面并沒有任何變化,不行,我要再上去一次,于是我助跑著沖了上去,又看到那腦袋了,這時候我已經站在圍墻上,追著他大概跑了5、6步,他卻想咕嚕一樣轉了個身不見蹤影了。墻角下那群我似熟非熟的伙伴(戰友)中有人在吃桃子,手指上夾著那桃核,做出彈玻珠的樣子,把那桃核往我右側的高墻上彈出,我看到(也可能是想想出來的),那顆桃核大眾了一個已經有點人形的桃子上,那桃子的情形就和葫蘆兄弟快成熟時候在書上活蹦亂跳的情形一模一樣,我知道那桃子就是剛才學我說話的那個人變的,那桃子被擊中了,掉了下來,掉在墻角下那雜草叢生的下水道井蓋上,然后消失了….
    我好像忘記了我的任務或者爬墻的 目的是什么。墻那邊的人(神?鬼?)是不是也想爬過這邊來?..
    還沒來得及想清除這些我就醒過來了,因為要排泄…

::::補充一條很不好的消息,楊德昌 走了

7 thoughts on “翻墻?

  1. 大概每天你都得番GFW幾次吧,所以翻墻成癮。
    楊德昌 我沒有看過他導演的任何一部電影,我想,要是我之前有看過哪怕一部他的作品,我會突然感到傷心的。

  2. to fm:關于功夫網,的確每天都翻,但這個夢和它沒關系,或許我在一面墻前困惑吧,或許墻那邊的人也在困惑。至于楊的電影,過幾年之后希望你再看他的《一一》…
    to an:侯先生的離去..讓我想到的是馬三立。在這里沒提是因為我總覺得仿佛他還在北三院,還沒走..

  3. 我不敢肯定,但是这种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了。

    我的经验是尽量少写关于politics的文章,就算写了,文章当中也不要出现有些 sensitive key words

    不要提那个墙 所以我现在只说 头文字g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