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對勁和没脑袋

自從上星期的報恙以后到不再需要扎針為止,總覺得自己應該進入(回到)正軌了。可是一切好像偏偏都與自己關系不大,甚至是在作對。也可以換過來說,自己和一切。總之,就是有些不對勁。
小時候的那部動畫叫《不高興與沒腦袋》我現在的狀況可以叫 不對勁與沒腦袋。

  • 工作的事情,之前沒能完成或者耽擱了,和自己身體有關,這沒什么好多說的。有沒有人關心或者問起,其無可厚非,畢竟我還沒把自己以為成什么什么樣,我就一小小角色,要學會自己承受,當然還要學會去承擔。只是,那之后,產生了很大的想去 遠方 的念頭,想扔下一切不顧,自我脫離的念頭。挺掙扎和矛盾的。因為這些想法應該是在3-4年前有就比較OK點,這個時候,更多的是要“懂事”!
  • 小時候常有的一種想法再次出現。認為,生病了,我要是不吃東西的話,那些病菌是不是會比我更早的餓死,或者它們也會生病。然后沒多久病就自己好了。實在是幼稚得可以。還好。只是想法再次出現而已。并沒有去實施這個想法。
  • 開始有點討厭電話這個東西了。很想和誰誰誰說對不起,可是就是不想去拿起那電話。很想和誰誰誰做一下解釋,還是因為討厭電話而作罷。每次半夢半醒的時候更是對那東西的振動聲討厭至極。(因為在這之前就已經十分討厭鈴聲了,所以我電話都是用振動)這些表現,繞個大圈回來,其實還是因為自己的性格缺陷:不善表達。難聽點的說也可以叫優柔寡斷。
  • 昨天下午。頭暈的厲害(應該不是后遺癥吧),天已經黑了,我沒開燈,躺在床上閉了閉眼。房門一直都是打開的(我住的那已經習慣了,房門24小時不關)。我隔壁那套是房東的媽媽和爸爸住的地方,平時就倆老人而已,也挺安靜的,只有周末或者某個晚上外孫放學路過這里時候才會有點生氣。
    這時候房東來了,好像就一人,“啊媽。啊媽。啊媽。。。。”“咚……咚……咚……咚……”一直每人應。門好像都快敲爛了。又叫了好幾聲,連那敲門的聲音也是好像很焦急的樣子。我躺在床上就開始想,不會是老太太怎么了吧,要真怎么了,那我現在要不要起床,過去幫忙看一看,破門什么的。怎么感覺好像我在咒人家啊。房東應該有那間房子的鑰匙的啦。還好,沒讓我想太多,那間屋子的燈亮了起來,有人應了。原來隔壁的奶奶只是睡著了而已。哎。
  • 最近老能聽到游鴻明的歌。有次路過醫院旁邊的一間小店,里面的阿姨在聽愛我的人和我愛的人,而且還做出很黛玉的樣子。然后菜市回來的時候,樓下的那間美髪店怕別人不知道他們功放機厲害一樣的放著 下沙。在去小強那邊的時候不由自主的聽了一遍他的那張《游式情歌1993-2006游鸿明经典全记录》。然后,刚刚,在一个以為是真實的場景的公園里聽了他的那首《尋你》,而且還跟著哼唱了一大段。最后掉進了公園的湖里。哦對了,對這個夢還有點印象,好像是我故意做出要跳湖的舉動,然后有一姑娘開始以為我想干嘛干嘛,后來以為我真想跳,然后拉住了我,“救”了我一命。這世界好人應該還是不少的……
  •   一直有擔心這擔心那的想法,其實也就是自己對一些事物拿不定注意的表現。比如,硬盤一直到申通貨運的事情,比如天氣以及未來的事…..

行了,不說那么多了,有問題總的去解決。不要太去在意結果。因為有比你更在意結果的人,多你一個并不能改變什么someting.再努力段時間吧。別老是不對勁而且還沒頭腦的過了。ok。?!

8 thoughts on “不對勁和没脑袋

  1. 你也看没头脑和不高兴。呵呵。
    远方。是北方吗。
    猫咪你抱过来看看。我们也实验一把。
    今天写的很累。

  2. 这么啰唆~还谦虚~说什么自己不善表达~o(∩_∩)o…哈哈
    貌似很爱生病的样子,要多吃点哦,跟病菌比比看谁活的长

发表评论